你曾路过我的理想国。

爱N+C,爱椅苍,爱哲蓉,爱白茶,爱all黑子,爱仙流,ky慎戳。

You wish (仙道彰X流川枫)

2.


下半场开始,E大派出了之前收回的两名主力,果然像仙道所说的那样,流川较之上半场的表现略显得拘束。毕竟上来的是两个身高195以上的壮汉,巩固内线之后得分明显不如之前顺利了。

重新上场的前锋动作相当灵活,在禁区内和中锋组成了一道难以攻破的防线,以至于平川站在禁区外毫无作为,只能假借投篮的动作趁机将球传出,而这时候,他当机立断选择了站其身后,球还没传出,已迅速被扒下。

开场不到两分钟,教练松永喊了暂停。

球当时还在流川手里,他刚抢到篮板球正准备突破对方的防线,虽然是1 vs 2,并且在对方已经全部回防的情况下。暂停的哨声响起的时候,他皱了一下眉,回头望向休息区,神色有些不解。即便如此,他还是跟着队友乖乖回了位。只是少年眼底的倔强丝毫没有因为比赛暂停而消殆。

流川虽然不太明白教练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喊暂停,但他听到了来自坐在周围的队友此起彼伏的喘息声,想必他自己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球衣已经全部汗湿,右脚还因为刚才的抢篮板球时的跳跃直到现在还在发麻。压着毛巾蹭了蹭脸上的汗,他抬起头看了一眼比分牌:47:40,距离反超还有13分。

松永见流川黑眸幽亮,心知这场比赛他势在必得,将方才一时兴起将他换下的念头掐灭,决定将剩下不到60S的时间留给他冷静一下。

暂停的这段时间里教练松永的毫无动作引起了不小的议论,最先开始疑惑的就是对手E大。E大教练无疑是场上除了己方球员之外最为忐忑的一个,他没有想到以最佳的阵容上场两分钟之后,居然没能在S大的篮筐里得到一分。论身高,S大算不上有优势,论战术,他自认球商谋略不会输给对方那位年轻教练。问题出在对方那个7号身上,只能在他身上另做打算了。


此时同样将注意力放在流川身上的除了在场的女粉丝之外还有来自其他球队的球员。

“虽然现在得分不如之前顺利了,但是这样喊了暂停不会打压士气吗?”身穿黑色球衣的金发少年说完这句话的同时,转头看向坐在旁边位子上的球队前辈,见他抱着双臂翘着长腿一脸悠闲又把头转向了后方。“今井前辈?”

被点到名字的青年瞥了一眼正前方的后脑勺,思忖片刻故作严肃道:“嗯,可能这次暂停喊的不是时候。”

“我就说嘛,这不停下来不就没话讲了,”少年得到认同后眉宇间不禁有些洋洋得意,“S大的教练还太年轻。”

话音刚落,他就吃了一个爆栗,吃痛的回瞪向后方。

今井龙一长眉一挑,眼里分明含着笑意,“未成年人不许没大没小,你把我这个前辈放哪了?”

“前辈不也是下个月才过成人礼吗?”

“……”今井吃瘪,暗骂这小子越来越牙尖嘴利了,不想再与他纠缠,移开目光的同时恰好抓到位于前座仙道眼底的莫名的幽深。忍不住好奇的问他:“仙道,怎么了?”

仙道抬手敲了敲左侧的扶手,目光扫过场内一圈停在某个地方,目光集中处,黑发少年已经起身,表情淡然沉静。“我想,这次暂停恰到好处。”


哨声响起,比赛开始。

E大一改之前的盯人战术,选择了防守快攻,预计是准备踩在S大较为薄弱的球员配合上。然而,这一战术并未能够阻止S大继续得分,就在榎本优远传流川立于三分线外跃起的那一瞬间,E大采取了犯规战术,随着中锋跳起的动作手掌拍向流川的手腕。很明显,这是多年的经验在做主导,投篮前打手,以两分的损失换三分,怎么想都划算。

然而,那名中锋出手之后,篮球仍然以一道完美的抛物线轨迹投进了篮筐,打手犯规追加两球。

流川罚球成功,再得两分。

分差缩减为2。

归位的时候,流川顺便瞟了一眼对面E大刚试图阻止他得分的E大中锋,收回视线的同时与对方队长的目光相遇,对方表情有些复杂,甚至有一丝难以察觉的……惊慌?

他瞬间明白了松永方才喊暂停的用意。

相较于新晋的球队,E大身为种子队伍更加输不起,在自身处于劣势的情况下对方球队喊了暂停,在所有人的眼中这都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在E大尚未能摸清敌方底细前,身经百战的教练肯定会百般揣测这个“暂停”背后的用意。教练尚且没有十足的把握,更何况球员本身。

然后,流川再次得分的速度比所有人预料中的还要快。裁判发球,E大在远传回防的过程中一个不小心没有掌握好力道将球高高抛起,正好落在流川头顶。结果是显而易见的,流川近乎配合的空中的接力,顺势投出了一个漂亮的空心三分球。比分成功反超。


不止E大的各位,在场的观众甚至有些目瞪口呆。谁会想到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形势陡然逆转,有人记起在上一场S大 vs B大的比赛中,这种令人傻眼的快递翻盘,似乎似曾相识。

就在众人期待着是否会跟上一场比赛一样战况激烈直至哨响的时候,赛场上再次出现了伤员。跟上半场情况不同的是,E大的前锋是自己踩到鞋带摔倒了的,换上了替补之后,比分的差距持续拉大。

“哔——”

代表着比赛结束的哨声响起,88:54,S大以压倒性的优势获胜。


场内进行赛事安排的时候观众已经陆陆续续开始离席了,S大的下一场六进四的比赛被安排周日上午。半决赛后第一个遇到的就是去年县内的冠军A大。

教练山杉此时的心情极为复杂,如果不出意外,两队肯定会碰面,他对自己一手培养的队伍非常有自信。E大输在最后的慌神和这个7号身上,前者是球队本身素养不够高,后者……也的确不是个容易看透的人。

此时流川站在队伍中间正晃着脑袋打瞌睡,直到额头磕到前方队友的后脑勺他才痛醒过来。被强制吵醒十分气闷的怒瞪着前面黑色的脑袋,前方队友感受到强大的压力很无辜的回头看了一眼,却只看见了流川重新低下去的脑袋。

场外刚背起包起身离座的仙道目睹了这一过程,嘴角轻勾,然后对一同前来的队友说:“走吧。”

今井龙一没放过他脸上一闪而过的笑意,假装毫无察觉,一手搭上因为输球帮他提包的后辈的肩膀,“冬矢,社里的规矩,赌球输了的人要请客吃饭。”

“欸?!!”


比赛完出了一身汗,冲完澡后流川回到休息室准备收拾东西回家,难得这个时候大家还没有离开,松永请客,说要去好好吃一顿。没人会拒绝大餐。

一群高个子的运动员走在街上是十分令人瞩目的,尤其是队里还有个脸好看的人。所以在他们经过寿司店橱窗来到大门口推门而入的时候,坐在邻窗的一桌人一眼就注意到了。

“欢迎光临!”

随着店员的一声吆喝,后面立刻有人过来领着他们往店内走。

今天并非周末店里的人不多,尽管这样,还是能听到悉悉簌簌的议论声,无非就是:“看啊,那个人长得好帅!”“真的很帅啊!”诸如此类的。

至于流川和队友们已经对此免疫。

若无其事的从服务生手里接过菜单,完全没注意到此时原本轮不上从他这个球队小新人开始点菜,随便比划了两下,将菜单准备往旁边传的时候这才发现队友的注意力压根不在这边。

顺势朝着窗户的方向望过去,正好迎上那桌三人意味不明的眼神,被看的有些莫名其妙,流川心里暗自着恼,干脆偏过头不作理会。

把手里的菜单随便塞到旁边人的手里,直接趴桌上了。



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