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路过我的理想国。

爱N+C,爱椅苍,爱哲蓉,爱白茶,爱all黑子,爱仙流,ky慎戳。

内有青【黄图,不喜不要滑动图。第一张已经打码。

如您所说,多占cp无错,多cp的视频和文章图片也无错,您说的是对的,可是您打着青黑的tag只放另青【黄的图和黄濑单人的图是什么意思呢?您要是放了青黑的cp图也好想一点。cp不同和平共处如您所说大不了拉黑屏蔽,可是您跑到青黑tag下面只发别的cp的图让别人怎么想?


您说第一张图只有黄濑和一只手和袖子看不出来cp,您可是打了tag的,退一万步就算看不见那只黑手和桐皇的袖子,您打青黑的tag里面发黄濑的图???


您说打了tag不喜欢跳过,你说的对,可是您给了跳过的机会了吗?第一张图黄濑加上青峰的黑手和桐皇的袖子那么大一张图您还怪别人眼睛太好太...

时之繁花【青黑|赤黑】04

4.


出了门已是一身冷汗,将手伸进右边裤子口袋,指尖碰到冰冷的金属物体一僵,将它紧紧握在手里拿到眼前。

一把小巧而精致的黑铜钥匙静静地躺在掌心,面上镌刻着展翅的雄鹰是这个国家瓦赫兰监狱独有的标志,多么贴切而形象,笼中的囚徒得到这把钥匙就能像这只雄鹰一样重获自由展翅高飞。可惜的是在莱纳尔斯的历史长河中,还没有能从瓦赫兰活着出来的先例。

人命如草芥,用来形容这个国家对待平民罪犯的处理方式再合适不过,大概是怕会遭天谴吧,才会交给他,众目睽睽之下,在黑暗中两人贴身搏斗的时候,亚尔林・阿诺德将这把钥匙放进他的口袋。不管是什么原因,前面是否是陷阱,他都想要知道父亲当年被枪杀的真相,就算如今温德米...

时之繁花【青黑|赤黑】03

3.


首都坎达尔。

如果说温德米尔是这个国家仅存的淳朴与安宁,那么坎达尔就是这个国家繁华富饶的代表。灯红酒绿,夜夜笙歌,在这个地方除了身穿华丽长裙手撑洋伞的名门淑女就是西装笔挺风度翩翩的绅士,似乎不存在贫穷与落魄一说,因为后者在没落那一刻就会被这座城市淘汰。


黑色轿车行驶在宽阔的沥青路上,高尾和成坐在驾驶座上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后座那个手托腮望着望着窗外的年轻男子,他面色沉静,两边熙熙攘攘的闹市未能引起他回眸的一丝兴趣。

伸手扣了扣方向盘,高尾试着找话题:“前天那个叫赤司的少年怎么样了?青峰大辉还在找他吗?”

“暂时停止了行动。”

高尾皱了皱眉,会这么容易停止了搜索?青峰大辉...

时之繁花【青黑|赤黑】02.

2.


第四区。

大雨下了整整一天,直到傍晚才歇。

潮湿的空气里参杂着浓重的血腥气息,远远仿佛能够听见后院传来痛苦的哀嚎声。

八十军棍。

执行的是最轻的刑罚,却也几乎能要了一个正常体格的士兵的命。

“四十八,四十九,五十……”手执军棍的士兵在心里默默数着数,机械化的一下一下挥动着手中木棍,眼见鲜血已经染透了灰黑的军装,棍下的人大有即将昏死过去的迹象。

另一面二楼阳台上凭栏而立的男人面不改色,深蓝的眼眸好似寒冬夜空,毫无感情不起一丝波澜。身后的军官接到下面的人来报,几步上前恭敬的行了个军礼。

“青峰大人,若松中士陷入昏迷,已执行七十二军棍。佐藤下士脊柱断裂,已执行六十九军棍,小...

时之繁花【青黑|赤黑】01.

时之繁花


情书15写了一半虐青峰虐的我心好痛,得再开个脑洞补偿一下他。

这篇的灵感来自第七天国太太的黄黑本《norn》,军队背景,然后number一词有借鉴。如算抄袭我改。


青黑相爱相杀,赤黑年下。

这个国家名叫莱纳尔斯,首都坎达尔,特别行政区叫温德米尔,可以假想为EU。其他的边写边介绍。赤司和青峰的戏份差不多有all黑子倾向,第一次把赤司大大写成“难民”= =

其实全部用原著中的人物会比较好记,但是我担心写着写着就不舍得了,因为设定部分人的结局会比较阴暗,打过照面的人我一定会下不了手。

因为背景不同,可能会ooc,尤其是黑子。


1.


“你叫什么名...

他书写情书14

14.


早上黑子起来刷牙的时候青峰已经晨练结束拎着早餐回来了。他本身也不是拖拖拉拉的人,几分钟搞定之后便拖着行李箱出门了。

早起又加上此时温度低,黑子整个人都是恍惚的,坐进副驾之后基本处于全身瘫痪状态。热车的几分钟里,青峰犹豫再三还是没忍住伸手摸了摸对方的鸡窝头。这种天然不加修饰的流露出洒脱气息的发型一直是这些年来两人彼此默契缄口不提的未解之谜。

换作平常肯定会被一巴掌挥开,但此时黑子整个人都是软的,半睁着眼睛神情呆滞的望着窗外。车热好,青峰收回手,踩下油门。


前几天黑子才回来打扫过,这边干净的很,往年青峰回来的时候都是跟黑子一个房间,虽然有另外一间空屋子,但作为主人的黑子不开...

他书写情书13

13.


见他发愣,黑子也不打算等他回过神,转身走到冰箱拿回两瓶纯净水将其中一瓶递给他。黄濑接过来说了句“谢谢”。

黑子摇摇头,自顾自的拧开瓶盖喝水,对他的道谢却不知道该给什么样的回应。“没关系”或者“应该的”无论哪三个字都不是如今这种关系能说的,前者疏远后者过于亲密。他忽然觉得很讽刺,换作以前两个人之间哪用得着这样咬文嚼字的推敲对话,如果当初不是自己一手打破平衡,如今二人之间可能还保持着无话不谈的关系。赤司君不会因为自己的感情横加干涉黄濑君的人生,虽说赤司君作为两人之间关系僵化的导火线,但是点燃引爆的却是自己。是他不好,妄图开始一段不会有结果的感情。

“已经很晚了,黄濑君请先回吧。”...

他书写情书12

12.


“不是说不用过来了吗?”说着他揉了揉肚子,刚刚挨的那一脚不轻,估计得淤青好几天,脸上的更麻烦,明天青峰君看到还不知道要怎么解释,难道要说昨晚回家撒酒疯就地找人干了一架,他那好事的性子肯定得替他讨回来,明天一天就别想清静。

黄濑一直从电梯的哑光墙壁里看着他,听到他的问话也不回答。大学四年,毕业三年,他还没见过黑子跟人动起手的样子,刚刚他那句话是怎么说的?“你们只会吵架吗?”还是“你们是不会打架吗?”来着,亏他说的出口,明明比刚才那女孩子还矮上一截。

他不答,黑子也没再多问。等电梯停下来跟在他后面往外走。

开门,开灯,关门,换鞋,两人的行动完全一致。

黑子先一步走完玄关准备进...

他书写情书11

11.






“我有朋友刚回来。”



这个人就是黑子之前电话说的的朋友吗?黄濑收回视线,将车停在不远处尚未修好的路灯下,熄火,开窗,支着下巴望向窗外。



晚饭的时候街头的人极少,此处又是居民区,这个时候从层层窗口传来饭菜的香味夹杂在一起很容易勾起人的食欲。可球场上的两个人似乎不曾注意过时间,直到那个白人走过去强行停止了比赛。



一停下里刚才大量的运动就得到了效果,黑子站在原地喘的上气不接下气,都没多余的空气跟人打招呼,直到接过青峰递过来的水壶猛灌几口水之后才好些。



等他恢复过来,却发现大半个小时前跟他一起打球的青峰似乎连...

他书写情书10

10.


毕竟是三年前的事,其余的黄濑也记不太清,只记得应该是在那段时间里他将黑子带上了床。他本着取悦黑子本人总比费尽心思讨好老板要好得多的想法,却没想到黑子在对待私事和公事的态度上是相当泾渭分明的,明明是个接个吻都会脸红到脖子根的人却能因为个晨间通告死皮赖脸的一遍一遍的掀开他的被子,裸睡的情况下。

那时他的夜生活比现在丰富的多,清晨被吵醒自然是会发好一顿脾气。经纪人中岛诚对此劝过多次,没用,最后只能让身为助理的黑子顶上。在渡过黄濑脾气最恶劣的那一段时间之后,中岛诚说过这么一句话:“能把正在发脾气的凉太气的有火没处发干吃瘪的只有哲也了。”是了,这也正是黄濑最烦黑子的地方,他在这边火急火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