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路过我的理想国。

爱N+C,爱椅苍,爱哲蓉,爱白茶,爱all黑子,爱仙流,ky慎戳。

内有青【黄图,不喜不要滑动图。第一张已经打码。

如您所说,多占cp无错,多cp的视频和文章图片也无错,您说的是对的,可是您打着青黑的tag只放另青【黄的图和黄濑单人的图是什么意思呢?您要是放了青黑的cp图也好想一点。cp不同和平共处如您所说大不了拉黑屏蔽,可是您跑到青黑tag下面只发别的cp的图让别人怎么想?


您说第一张图只有黄濑和一只手和袖子看不出来cp,您可是打了tag的,退一万步就算看不见那只黑手和桐皇的袖子,您打青黑的tag里面发黄濑的图???


您说打了tag不喜欢跳过,你说的对,可是您给了跳过的机会了吗?第一张图黄濑加上青峰的黑手和桐皇的袖子那么大一张图您还怪别人眼睛太好太...

他书写情书14

14.


早上黑子起来刷牙的时候青峰已经晨练结束拎着早餐回来了。他本身也不是拖拖拉拉的人,几分钟搞定之后便拖着行李箱出门了。

早起又加上此时温度低,黑子整个人都是恍惚的,坐进副驾之后基本处于全身瘫痪状态。热车的几分钟里,青峰犹豫再三还是没忍住伸手摸了摸对方的鸡窝头。这种天然不加修饰的流露出洒脱气息的发型一直是这些年来两人彼此默契缄口不提的未解之谜。

换作平常肯定会被一巴掌挥开,但此时黑子整个人都是软的,半睁着眼睛神情呆滞的望着窗外。车热好,青峰收回手,踩下油门。


前几天黑子才回来打扫过,这边干净的很,往年青峰回来的时候都是跟黑子一个房间,虽然有另外一间空屋子,但作为主人的黑子不开...

他书写情书13

13.


见他发愣,黑子也不打算等他回过神,转身走到冰箱拿回两瓶纯净水将其中一瓶递给他。黄濑接过来说了句“谢谢”。

黑子摇摇头,自顾自的拧开瓶盖喝水,对他的道谢却不知道该给什么样的回应。“没关系”或者“应该的”无论哪三个字都不是如今这种关系能说的,前者疏远后者过于亲密。他忽然觉得很讽刺,换作以前两个人之间哪用得着这样咬文嚼字的推敲对话,如果当初不是自己一手打破平衡,如今二人之间可能还保持着无话不谈的关系。赤司君不会因为自己的感情横加干涉黄濑君的人生,虽说赤司君作为两人之间关系僵化的导火线,但是点燃引爆的却是自己。是他不好,妄图开始一段不会有结果的感情。

“已经很晚了,黄濑君请先回吧。”...

他书写情书12

12.


“不是说不用过来了吗?”说着他揉了揉肚子,刚刚挨的那一脚不轻,估计得淤青好几天,脸上的更麻烦,明天青峰君看到还不知道要怎么解释,难道要说昨晚回家撒酒疯就地找人干了一架,他那好事的性子肯定得替他讨回来,明天一天就别想清静。

黄濑一直从电梯的哑光墙壁里看着他,听到他的问话也不回答。大学四年,毕业三年,他还没见过黑子跟人动起手的样子,刚刚他那句话是怎么说的?“你们只会吵架吗?”还是“你们是不会打架吗?”来着,亏他说的出口,明明比刚才那女孩子还矮上一截。

他不答,黑子也没再多问。等电梯停下来跟在他后面往外走。

开门,开灯,关门,换鞋,两人的行动完全一致。

黑子先一步走完玄关准备进...

他书写情书11

11.






“我有朋友刚回来。”



这个人就是黑子之前电话说的的朋友吗?黄濑收回视线,将车停在不远处尚未修好的路灯下,熄火,开窗,支着下巴望向窗外。



晚饭的时候街头的人极少,此处又是居民区,这个时候从层层窗口传来饭菜的香味夹杂在一起很容易勾起人的食欲。可球场上的两个人似乎不曾注意过时间,直到那个白人走过去强行停止了比赛。



一停下里刚才大量的运动就得到了效果,黑子站在原地喘的上气不接下气,都没多余的空气跟人打招呼,直到接过青峰递过来的水壶猛灌几口水之后才好些。



等他恢复过来,却发现大半个小时前跟他一起打球的青峰似乎连...

他书写情书10

10.


毕竟是三年前的事,其余的黄濑也记不太清,只记得应该是在那段时间里他将黑子带上了床。他本着取悦黑子本人总比费尽心思讨好老板要好得多的想法,却没想到黑子在对待私事和公事的态度上是相当泾渭分明的,明明是个接个吻都会脸红到脖子根的人却能因为个晨间通告死皮赖脸的一遍一遍的掀开他的被子,裸睡的情况下。

那时他的夜生活比现在丰富的多,清晨被吵醒自然是会发好一顿脾气。经纪人中岛诚对此劝过多次,没用,最后只能让身为助理的黑子顶上。在渡过黄濑脾气最恶劣的那一段时间之后,中岛诚说过这么一句话:“能把正在发脾气的凉太气的有火没处发干吃瘪的只有哲也了。”是了,这也正是黄濑最烦黑子的地方,他在这边火急火燎...

You wish (仙道彰X流川枫)

5.


比赛一开始,由于不知对方实力的深浅,两边都丝毫没有轻敌的心态。

石垣睦挑的荣仓和这边的绪方同为A大的首发,可能在天分上略微逊色一些,但基本功和球技确实是稳扎稳打练出来的,场上的这几人光气势就跟流川回国后遇过的球员完全不一样。石垣睦善助攻,荣仓福在篮板下极其活跃,至于千叶,是下午他们打街篮刚认识的,即便这样,三人的配合也是说不出的默契。


反倒是流川这边,因为彼此不熟悉,他本来也不是善于配合的人,于是他单枪匹马的进入对方内线的时候,第一个投射被盖了下来。对方三个平均身高就在他之上,其中有两个在195左右,而且小前锋荣仓福的跳跃能力似乎并不输给他,跳投几乎没有优势。

荣仓盖下流...

You wish (仙道彰X流川枫)

4.


瞟了一眼追着仙道背影离开的栗山,松永收回视线落在流川身上。少年稚气未脱的脸上尚未隐去斗志,年轻气盛的模样一如初见。

他伸手敲了敲流川面前的桌面,待少年看向他,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微笑:“如果你将来留在日本打球,无论绊脚或踮脚,这个人都一定会挡在你的面前。”

流川挑了挑眉,想起这人第一次见到自己打球时两眼放光的表情,能得到他如此赞誉的人并不多见,虽然表面上故作不在意,心里却想着有机会一定要会会他口中的那人。


流川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个“机会”会这么快到来。

当天下午正窝在房间午睡的流川被年仅十岁的小侄子岚从床上挖起来以“爸爸不在家没人做晚饭”的名义拉着他打算去外面买食材回来做饭...

You wish (仙道彰X流川枫)

3.


被手里凭空多出来的菜单拉回意识的邻座学长,支支吾吾了半天半个菜没点发了会愣伸出手指戳了戳流川的肩膀。

从胳膊上将脑袋抬起来,由于小世界被打扰流川的面色实在算不上友善,虽然他平日里也是一副“找我最好有要事不然就扁你”的表情。

“什么事?”

榎本优朝窗户的方向努努嘴示意让他往那边看,流川依言扭过头却只看见了三个颜色不一的后脑勺,目光移及黑底红字的球衣上,鲜红的字母R是静冈县王者独一无二的标志,回国第一天他就听说了这个学校的名字。但由于不同县,最近训练加上比赛事情繁多,倒把这个名字给忘记了,今天一见才想起来。

然而流川忘记了知道R大这个名字的契机,八月回国的时候他就曾接到R大...

You wish (仙道彰X流川枫)

2.


下半场开始,E大派出了之前收回的两名主力,果然像仙道所说的那样,流川较之上半场的表现略显得拘束。毕竟上来的是两个身高195以上的壮汉,巩固内线之后得分明显不如之前顺利了。

重新上场的前锋动作相当灵活,在禁区内和中锋组成了一道难以攻破的防线,以至于平川站在禁区外毫无作为,只能假借投篮的动作趁机将球传出,而这时候,他当机立断选择了站其身后,球还没传出,已迅速被扒下。

开场不到两分钟,教练松永喊了暂停。

球当时还在流川手里,他刚抢到篮板球正准备突破对方的防线,虽然是1 vs 2,并且在对方已经全部回防的情况下。暂停的哨声响起的时候,他皱了一下眉,回头望向休息区,神色有些不解。即便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