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路过我的理想国。

爱N+C,爱椅苍,爱哲蓉,爱白茶,爱all黑子,爱仙流,ky慎戳。

他书写情书11

11.








“我有朋友刚回来。”




这个人就是黑子之前电话说的的朋友吗?黄濑收回视线,将车停在不远处尚未修好的路灯下,熄火,开窗,支着下巴望向窗外。




晚饭的时候街头的人极少,此处又是居民区,这个时候从层层窗口传来饭菜的香味夹杂在一起很容易勾起人的食欲。可球场上的两个人似乎不曾注意过时间,直到那个白人走过去强行停止了比赛。




一停下里刚才大量的运动就得到了效果,黑子站在原地喘的上气不接下气,都没多余的空气跟人打招呼,直到接过青峰递过来的水壶猛灌几口水之后才好些。




等他恢复过来,却发现大半个小时前跟他一起打球的青峰似乎连口气都没喘一下,明明以前能够跟得上他的训练进度的。不过这以前,真的是好久好久以前了,八年,他三分之一的人生。




青峰看着他喝完水,接过他的水壶又将放在一旁的大衣丢给他。




“你不是才病好吗?快穿上别感冒了。”




黑子不疑有他,对这句话并未多想,甚至没去奇怪他怎么会知道自己之前感冒的事情。从大衣口袋里掏出手机准备看一下时间,发现未接来电竟有二十几个之多。








这一幕落在黄濑眼中,他注视着黑子快速的在屏幕上划了几下,将手机放到了耳边,然后下一秒,之前被他仍在副驾驶座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慢悠悠的接起:“喂?”




“有什么事吗?”




那边黑子仍在喘息,大概是被这二十几通电话吓到以为有什么急事才慌忙的打过来吧。




黄濑不语,等他缓过气。




“抱歉,刚才手机一直放在旁边,没注意到。有什么事吗?”这边不出声,黑子又问了一遍。




“你在哪儿?”




“外面。”对方答的不假思索。




“和朋友?”




“嗯。”




“吃过饭了吗?”




“正要去,黄濑君有事吗?”




“没事,路上小心。”




挂断电话,他重新发动车,继续往路口深处开去。




今晚,黑子有八成不会回轻井泽,今晚最后一班去轻井泽的电车在八点,黑子从不做匆忙收拾准备的事,更不喜欢麻烦别人,所以大概会拒绝对方要送他的建议。




正如黄濑所想,三人在附近吃完东西顺便再喝点小酒之后已经过了最后一班车的时间。黑子的酒量还算不错,一瓶清酒加上几罐啤酒也仅仅只是让他心跳有点加速而已,青峰酒量也相当好,不过对于已经喝惯了低度啤酒的弗瑞德而言,一开始没拿清酒当一回事,咕隆咕隆一瓶下肚,等后劲上来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青峰只能先送他回酒店,三个人在路口告别。青峰本想跟着黑子回去睡客房,但是被黑子以“不能扔下弗瑞德先生一个人住酒店”为由拒绝了。二人约好明早睡到自然醒之后再回轻井泽。








餐厅到黑子的公寓并不远,过条马路上个坡也就到了,就是这么一小段距离,却又让他碰到了一件是个男人都应该站出来的事件。




F13这栋公寓临近马路最北边,黑子所在F16要经过这栋大楼,就在他路过的时候恰好听到了一声低泣。他转过头寻找声音的源头,昏暗中只找到了几点微弱的火光,应该是点燃的烟头。他缓下步子仔细去分辨,隐约听到了一个女孩的哭声。




他站在路灯下停了一秒,那头声音的主人似乎意识到有人注意到这边而停下脚步,一时没忍住呜咽了一声,这让黑子更加确信那边一定有人出事了。




但他没有立即走过去,而是重提步伐继续往前走,然后一边走一边拿出手机报警。他之所以暂时性地离开是确定刚才那边的人看到有人已经注意短时间内不会有太大的动作。然后他躲到墙后面聆听着这边的动静。




显然,那群人的定力远不如黑子预料的那么好,他的脚步声一消失,那边又传来响动。如果对方是个男人指不定是多受点伤,可是对方是个女孩子,几个男的围着一个女孩子能做什么?他不愿意多想,多一秒那个女孩说不定就会有危险。




这么想着,他事先脱下了大衣,说不定待会那个女孩会需要,然后一步一步走出去,逆着光,走进黑暗里。




并非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暗度,只是因为之前一直在灯光下,等眼睛适应了昏暗,黑子立刻就看清了这几个人的脸。




庆幸的是对方只有三个人,看上去也只是路边的小混混,这块地区治安一向好,职业的流氓小偷不会往这边跑,黑子见那个女孩低着头一手紧紧抱着包,身上的衣服并未被弄乱,就知道这三个肯定是被逼急了狗急跳墙想抢点钱走人。




“你没事吧?”他尽量放轻语调,试图安抚女孩的情绪。




女孩猛然抬头,眼里还包着泪,迟疑了一会摇摇头,我有事。




黑子难得被呛到,心想我当然知道你有麻烦,现在我自己恐怕也有麻烦了。他目光温和的在女孩脸上扫上一圈,在看到女孩的右脸肿起的时候,平日里习惯面无表情的脸沉了下来。








此时在两栋楼之后F16这种公寓的门口,最靠里面的停车区正停着一辆黑色的因菲尼迪。远远望去车边还有白色烟雾缭绕,黄濑椅在车身上抽烟,抽完最后一口后将烟头扔在地上然后踩熄。摸了摸口袋里的烟盒,发现是最后一根,然后看看了手腕,在这里已经等了三个多小时。




他似乎毫不怀疑自己的预想是错的,黑子可能当晚就回了轻井泽或者跟着青峰住进了酒店之类的,他肯定黑子今晚一定会回来这边,也说不上有什么理由。于是他锁好车,从最深处走了出来准备去下坡的便利店再买包烟。




然后再经过黑子刚才所站的那个路口,毫无意外的听到了说话声。凭着他良好的听力,即便无意要听清也毫无困难。




“你他妈最好滚开,不然动起手来你没好处。”




听到第一句的时候他的步伐轻松如常。




“我们身上可是有刀的,不想死就快滚!”




听到第二句的时候他皱了下眉,他记得这块地皮光警察局附近就有三个,以前从没发生过偷盗抢劫这类的事情,等会要告诉黑子晚上少出来走动。




“你们是打算把我骂走吗?”言外之意是要动手赶快,大爷我还忙着。




这个声音——!脚步戛然而止,黄濑几乎是立即转向那个方向,然而没等他出声,那边就传来了一声拳头撞击肉体的声音。








如果黑子是个身手矫健的硬汉,再配上他刚才的那句话,绝对帅爆了,可惜他的体格绝对算不上壮硕,身手也绝对不能说灵活。嘴角挨了一拳后,腹部又立刻被踢了一脚,黑子等对方收招的那一瞬间抓起女孩的胳膊就往亮处跑。




可惜还没跑两步,后方一股力量将他俩拉了回去。




黑子下意识的将女孩挡在身后,虽然对方穿着高跟似乎还比他高一截。




正要开口说明刚才已经报了警,一只大手轻飘飘的落在他的头顶,然后拍了一下。




“你让开。”




黄濑出声的同时一脚踹在了对方胸口,速度快的惊人,以发力的招式来看就比黑子刚才受到的那脚要狠的多,然后被踹的那人瞬间倒地叫痛不已。紧接顺着迈开腿的架势,一拳揍上了左边那人的鼻子,见对方留着鼻血一脸懵逼随即将势头对准剩下的一个,还没等他出手,黑子飞起一只脚踢向了那人的膝盖,瞬间让那人跪了。几秒内,就只剩下这三人的哀嚎声。




确认那三人再无还手之力,黑子走到那女孩跟前,微微一笑:“已经没事了,我刚才已经叫了警察,马上就到。你快回家吧,这里有我。”




听听,听听,多么有绅士风度的话,是个妹子都要被这场英雄救美给感动然后爱上他。黄濑瞧着这边的动静,脸沉浸在阴影里,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的话音未落,不远处已经传来警笛声。




没等妹子回答,黄濑拽过黑子的手臂就走。




“黄濑君,请等一下。”




他的动作未停,一直到拖着黑子走进电梯,他才放开手。




“黄——”




“警察看到我会很麻烦。”没等黑子问出口,他率先解了疑问。




黑子摇头,“我是想问,为什么黄濑君这个时间会在这里?”




“当然是在等你。”












TBC。








今天更文很顺就多更点,卡文就更慢点。两章之内会有船戏。


我向往的爱情是一对一的,就算在别的故事里我爱all黑其他的cp,但是这个故事线是黄濑,黑子爱的就一直会是他。


还有好多以前的事都没有写,我想一边写一边让黄濑有发现自己对黑子有感情,然后到爱上,最近脑洞特别大有些东西感觉快要写不下了。不过我会尽力的,还好我打字快。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