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路过我的理想国。

爱N+C,爱椅苍,爱哲蓉,爱白茶,爱all黑子,爱仙流,ky慎戳。

他书写情书05

05.


黄濑明希的确是个美人,论气质论长相完全不输家里另外两位靠脸吃饭的姐弟。

黑子第一次见她还不知道她是黄濑的姐姐,那是在开车去往黄濑家的途中,他收到短信问能不能顺路在XX大楼接刚要下班的二姐,他说好。于是,黄濑明希在见到黑子的那一瞬间多年沉寂的荷尔蒙瞬间爆发,从此大龄剩女对这块嫩生生的鲜肉不可自拔。

说起来,黑子虽然存在感稀薄,但凡只要能感知到他存在的女性无不对他赞不绝口,比如公司里的桃井五月。那位也是个完全不输这边,足以靠脸靠身材吃饭的大美人。再比如黄濑的母亲。

黑子的那份对女性发自内心的温和是与生俱来的,这对于从出生起就看多看烦看厌黄濑那副做派的人来说,黑子的坦率真诚毫无疑问是令人心生喜欢的。不管对嫩妹桃井,还是老妹明希,再或者黄濑大妈,黑子的态度从一而终,从不厚此薄彼,因而黄濑大妈也十分希望撮合女儿和黑子的好事。


黄濑明希明早八点的手术,早上赶过去可能会堵车,因而晚上走是最好的选择。黑子答应的非常爽快,爽快地让这么晚还让黑子还要长途跋涉回东京的黄濑有些意外。家里的那几个或许会认为是黑子婉转的接受了姐姐的心意,但是别人误会,他可不会。这个人对自己的心意昭然若揭,身边有心的几个都心知肚明了更何况是他本人。

黑子放下手里外带的晚餐,转身去卧室换衣服,留下黄濑独自一人坐在客厅里。

纵然只搬来一天,这里也毫无保留的慎入了主人的气息,屋子仍旧保留以前的家具,黄濑随手摸了摸沙发,跟黑子在东京的公寓里的一样,都是深灰色纯麻的布料,配上白底彩绣的抱枕,简约而温馨。

没过多久黑子换好衣服出来,两人出来黑子拿出钥匙锁门的时候黄濑指了指还放在客厅茶几的袋子,“没吃晚饭吗?”

黑子摇摇头,“没关系,回东京再说。”

“带上吧,奶昔要化了。”

黑子继续摇头:“没关系,我还不饿。而且在车上吃东西会有味道的。”说完,便合上了门。

初春的夜晚来的早,两人走去停车场的路上已经点亮了路灯,黑子距离黄濑两步远的位置跟在后面。一路上黄濑未开口,黑子也没主动撩起话题。

到了停车场的路口,黄濑去取车,黑子就边上的超市买了些特产。时间匆忙,他只能随便挑一些往购物筐里放,等黄濑开车出来,见他手上大包小包的,开门下车帮他接过来顺便塞进后备箱里。

“黄濑君回去之后记得拿下来,不要忘了。”黑子一边系上安全带一边嘱咐道。

听到这话,黄濑停下准备踩油门的右脚,偏过头望着他:“你不去我家吗?”

黑子没有回视他的眼睛,侧过头歪在窗户上,眼睛直视前方,“黄濑君的姐姐动手术医院需要人照顾吧,我过去还要伯母招呼我,就不去添麻烦了吧。”

黄濑望着他的侧脸,天已全暗,街灯黄色的光茫落在他的脸上,洒进他澄净的眼里,此人此景,他不禁想起了某部恶俗电视剧的某句台词:此刻我只看到你眼里的满天繁星。

动了动嘴,然而当窗外红色霓虹灯掠过黑子侧脸的时候,他有种看到另一人的错觉,收回视线不再看他,右脚踩下油门。


下高速的时候黑子早已睡着,紧闭双眼靠在座椅上似乎有些疲倦,黄濑望着他的睡脸心里蓦然滋生出一丝内疚。

并非黑子哲也这个人突如其来的体贴导致他这份情绪的出现,而是他自己本身的原因。

趁着下高速的红灯,他踩下刹车,右手探过去,碰上他温热的脸。

或许是他手指冰凉,在接触的下一秒,黑子睁开了眼睛。

“到了吗?”声音比起往日他刚睡醒是清冽不少,可见他只是浅眠。

“没有,刚下高速,你再睡会儿?到了我叫你。”

黑子摇摇头,本来就只是打个瞌睡,“放我在路口就好,我在外面吃点东西再回去。”

“给你添麻烦了。”

黑子一愣,认识至今已七年,黄濑何时这样客气过?他摇头,“不用,应该的。且不说我们是朋友,伯母和两位姐姐平日对我那么好。”

“想吃什么我请客,正好我肚子也有点饿了。”他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结,转过头望向窗外。

“你确定?这几天的头条都被黄濑君占了,不知道你的出现人家餐馆还要不要做生意了?”本来就是附和他转开话题,黑子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还是弯的,等他说完才意识到似乎提起更不该提的话题了。赤司做事从来不需要向任何人报备,他相较他人待黑子是特别的,可能缘于血缘,但绝不代表黑子有权过问他决定的事情。他的安分也是赤司愿意将他放在身边的原因之一。所以,这件事,黑子无法为黄濑,为中岛做任何事。

黑子借着观望窗外的夜景,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黄濑的脸色,他嘴角上扬眼睛直视前方,或许是他道行太浅并没能看出什么,一直以来他都有种二人面和心不和的感觉。

这个话题在黄濑无言的微笑下再没深入。


TBC。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