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路过我的理想国。

爱N+C,爱椅苍,爱哲蓉,爱白茶,爱all黑子,爱仙流,ky慎戳。

他书写情书14

14.


早上黑子起来刷牙的时候青峰已经晨练结束拎着早餐回来了。他本身也不是拖拖拉拉的人,几分钟搞定之后便拖着行李箱出门了。

早起又加上此时温度低,黑子整个人都是恍惚的,坐进副驾之后基本处于全身瘫痪状态。热车的几分钟里,青峰犹豫再三还是没忍住伸手摸了摸对方的鸡窝头。这种天然不加修饰的流露出洒脱气息的发型一直是这些年来两人彼此默契缄口不提的未解之谜。

换作平常肯定会被一巴掌挥开,但此时黑子整个人都是软的,半睁着眼睛神情呆滞的望着窗外。车热好,青峰收回手,踩下油门。


前几天黑子才回来打扫过,这边干净的很,往年青峰回来的时候都是跟黑子一个房间,虽然有另外一间空屋子,但作为主人的黑子不开...

他书写情书13

13.


见他发愣,黑子也不打算等他回过神,转身走到冰箱拿回两瓶纯净水将其中一瓶递给他。黄濑接过来说了句“谢谢”。

黑子摇摇头,自顾自的拧开瓶盖喝水,对他的道谢却不知道该给什么样的回应。“没关系”或者“应该的”无论哪三个字都不是如今这种关系能说的,前者疏远后者过于亲密。他忽然觉得很讽刺,换作以前两个人之间哪用得着这样咬文嚼字的推敲对话,如果当初不是自己一手打破平衡,如今二人之间可能还保持着无话不谈的关系。赤司君不会因为自己的感情横加干涉黄濑君的人生,虽说赤司君作为两人之间关系僵化的导火线,但是点燃引爆的却是自己。是他不好,妄图开始一段不会有结果的感情。

“已经很晚了,黄濑君请先回吧。”...

他书写情书12

12.


“不是说不用过来了吗?”说着他揉了揉肚子,刚刚挨的那一脚不轻,估计得淤青好几天,脸上的更麻烦,明天青峰君看到还不知道要怎么解释,难道要说昨晚回家撒酒疯就地找人干了一架,他那好事的性子肯定得替他讨回来,明天一天就别想清静。

黄濑一直从电梯的哑光墙壁里看着他,听到他的问话也不回答。大学四年,毕业三年,他还没见过黑子跟人动起手的样子,刚刚他那句话是怎么说的?“你们只会吵架吗?”还是“你们是不会打架吗?”来着,亏他说的出口,明明比刚才那女孩子还矮上一截。

他不答,黑子也没再多问。等电梯停下来跟在他后面往外走。

开门,开灯,关门,换鞋,两人的行动完全一致。

黑子先一步走完玄关准备进...

他书写情书11

11.






“我有朋友刚回来。”



这个人就是黑子之前电话说的的朋友吗?黄濑收回视线,将车停在不远处尚未修好的路灯下,熄火,开窗,支着下巴望向窗外。



晚饭的时候街头的人极少,此处又是居民区,这个时候从层层窗口传来饭菜的香味夹杂在一起很容易勾起人的食欲。可球场上的两个人似乎不曾注意过时间,直到那个白人走过去强行停止了比赛。



一停下里刚才大量的运动就得到了效果,黑子站在原地喘的上气不接下气,都没多余的空气跟人打招呼,直到接过青峰递过来的水壶猛灌几口水之后才好些。



等他恢复过来,却发现大半个小时前跟他一起打球的青峰似乎连...

他书写情书10

10.


毕竟是三年前的事,其余的黄濑也记不太清,只记得应该是在那段时间里他将黑子带上了床。他本着取悦黑子本人总比费尽心思讨好老板要好得多的想法,却没想到黑子在对待私事和公事的态度上是相当泾渭分明的,明明是个接个吻都会脸红到脖子根的人却能因为个晨间通告死皮赖脸的一遍一遍的掀开他的被子,裸睡的情况下。

那时他的夜生活比现在丰富的多,清晨被吵醒自然是会发好一顿脾气。经纪人中岛诚对此劝过多次,没用,最后只能让身为助理的黑子顶上。在渡过黄濑脾气最恶劣的那一段时间之后,中岛诚说过这么一句话:“能把正在发脾气的凉太气的有火没处发干吃瘪的只有哲也了。”是了,这也正是黄濑最烦黑子的地方,他在这边火急火燎...

他书写情书09

本来说要改08的,又觉得麻烦,反正问题不大跟剧情不冲突,等什么时候强迫症犯了再来改吧。有种把握不住要把黄濑写成渣攻的预感,不过不想他的感情转变的这么快。我没办法坚定的站黄黑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理解的黄濑在为人处事以及本性上没办法把事做绝,很难对某个人完全尽心,所以单纯的喜欢上一个人是很难的,我又不想写痴汉or病濑😒。

然后关于这一章的青峰,我看过的青黑文不多,有几位大大笔下的武士峰,警察峰或者黑道峰都还是比较正直坦率刚烈的角色,贴合原著。老实说我也考虑了好久到底要不要写马大哈型的,想了想算了,按照原著青峰直到高中依然是锋芒尽显的,我这文里设定的是青峰在高中期间就去了美国,可能NBA没有国足...

他书写情书08

08.






黑子在病房待到下午三点才走,临走前留下了几本剧情诙谐的故事书。告别了黄濑的家人,黄濑本人送他出来。黑子跟着他往大门外走,结果半路见他转了个方向往地下停车场的方向走,知道黄濑这是要送他,黑子连忙叫住他。



“我要先去书店买书然后再回去,之后我自己坐电车走,黄濑君留下来陪家人吧。”



黄濑倒是没回头,继续往里走,脱口便问:“丸善?”



他如实点头:“是。”



对方随即接话,“那我送你吧,正好我去那边有点事。”...

他书写情书07

有人说一章字数太少了,我写东西没有规定哪里算一章,大概就是差不多了该去上个厕所或者吃点东西就打个TBC这样,既然这样我就干脆两章合到一起算了,虽然更新会慢点,还可以少打个标题。


然后发的时候忘了介绍,主CP是黄黑,副青黑。赤黑是隐cp不过我有两年多没写过东西了所以不能保证能写出我想象中的赤司没好意思对他下狠手。不过赤司和黄濑满满都是心计是真的。


07.


我心甘情愿。

黄濑突然想起曾在顶层茶水间无意间听到的对话。

那时黑子刚进公司为避嫌尽量避免上高层,赤司反而有事无事call他上来,黄濑刚好有工作上来找赤司,结果正好给撞见了。倒不是有意偷听,只是这两人关系特殊,他就这么...

他书写情书06

06.



此后二人再无对话,到路口的时候黄濑找了个车位停车,顺着这条路口往上走,黑子的公寓就在距离这里不到五百米的地方。


黑子戴好围巾后下了车,见黄濑也跟着下来,他歪着头露出一个不可思议的表情。


“真要在外面吃饭啊?”


岂料黄濑托着腮沉思了一会,然后开口问他:“那外带到你家吃,可以吗?”


黑子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还不到八点。黄濑一家除了黄濑妈妈其余三个动手能力基本为零,而黄濑妈妈这个时候应该在医院照顾黄濑明希,故黄濑回家肯定是吃不到热食的。大学二年级开始黄濑便有了胃痛的毛病,后来工作越来越忙,尤其加班加点的时候时常顾不上吃饭,胃痛就变成了胃病。...

他书写情书05

05.


黄濑明希的确是个美人,论气质论长相完全不输家里另外两位靠脸吃饭的姐弟。

黑子第一次见她还不知道她是黄濑的姐姐,那是在开车去往黄濑家的途中,他收到短信问能不能顺路在XX大楼接刚要下班的二姐,他说好。于是,黄濑明希在见到黑子的那一瞬间多年沉寂的荷尔蒙瞬间爆发,从此大龄剩女对这块嫩生生的鲜肉不可自拔。

说起来,黑子虽然存在感稀薄,但凡只要能感知到他存在的女性无不对他赞不绝口,比如公司里的桃井五月。那位也是个完全不输这边,足以靠脸靠身材吃饭的大美人。再比如黄濑的母亲。

黑子的那份对女性发自内心的温和是与生俱来的,这对于从出生起就看多看烦看厌黄濑那副做派的人来说,黑子的坦率真诚毫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