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路过我的理想国。

爱N+C,爱椅苍,爱哲蓉,爱白茶,爱all黑子,爱仙流,ky慎戳。

他书写情书12

12.


“不是说不用过来了吗?”说着他揉了揉肚子,刚刚挨的那一脚不轻,估计得淤青好几天,脸上的更麻烦,明天青峰君看到还不知道要怎么解释,难道要说昨晚回家撒酒疯就地找人干了一架,他那好事的性子肯定得替他讨回来,明天一天就别想清静。

黄濑一直从电梯的哑光墙壁里看着他,听到他的问话也不回答。大学四年,毕业三年,他还没见过黑子跟人动起手的样子,刚刚他那句话是怎么说的?“你们只会吵架吗?”还是“你们是不会打架吗?”来着,亏他说的出口,明明比刚才那女孩子还矮上一截。

他不答,黑子也没再多问。等电梯停下来跟在他后面往外走。

开门,开灯,关门,换鞋,两人的行动完全一致。

黑子先一步走完玄关准备进厨房烧热水泡茶,然而没等他走完沙发到厨房这段路,身后的人开了口:“你先坐下。”

他转过身,见黄濑垂着眼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随着他的视线望向自己的腰腹,白色毛衣上赫然挂着一个黑黑的大脚印,突然感到肚子上一阵火辣辣的痛,扔下黄濑跑进洗手间。

幸好,脸上没怎么挂花,就嘴角破了皮,如果顶着一张大花脸回轻井泽不太好。

然后掀起衣角连着里面的衬衫一起脱了,果然不出他所料,肚脐到左侧腰这块红了一片,晚上肯定会结淤,他摸了摸平坦的没有一点凸起的腹部,什么时候也去练个腹肌好了,万一下次遇到被人飞起一脚还有硬邦邦的肌肉保护着。

黑子在这边木着脸揉肚子,看来想事情想的很认真,完全没注意洗手间门口站了个人。

黄濑曲起手指意思意思得敲了两下门,然后朝他勾勾手:“你出来。”

黑子有点纳闷,想起那二十几通电话,重新套上衬衫跟着出去。

医药箱在客厅进厨房左边柜子的最上层,黄濑是知道的,熟练的从密封袋里拿出棉签,沾了消毒水戳上黑子抿成一线的嘴角。因为没有刻意放轻动作,所以毫不意外的听到一声痛哼。

“多管闲事的时候就没想到会被揍吗?”

“被揍是肯定的,所以,嘶——我报了警。就不能轻点吗?”说着龇牙咧嘴偏头躲开。

黄濑微微垂目,视线从黑子的下半张脸移上去,难得有机会看到这个人不是面无表情的脸。拿着棉签再次凑近,又被躲开。

黑子向他伸出手:“我自己来吧。”

扔了那根用过的,黄濑拿了根新的递给他。然后看着他蜻蜓点水似的一点一点往伤口那边蹭,大部分都蹭到旁边去了,明显有意识避开伤口。

“下次不要这样,既然报了警,在原地等警察就好。”

“毕竟是女孩子没办法。”言外之意就是下次下下次下下下次遇到这种事他仍然不会袖手旁观。

黄濑并不意外,这个人对待女性会做出比他在电影里还要绅士优雅的举动,这种举动是浑然天成不带目的性的,所以二姐这个眼光一向毒辣挑剔的人才会看上他。有时候黄濑忍不住去想,如果黑子喜欢的不是自己这个男人的话,现在应该是和女孩子谈情说爱更甚者谈婚论嫁的时候了吧。

“人家不是比你还高一截吗?”这话听起来多少有些取笑的意味,虽然黄濑并没有这个意思。

果然黑子皱了皱眉:“女孩子毕竟是女孩子,当时天黑又看不清。而且她穿着高跟鞋。”最后一句话是重点。

“是吗?”黄濑唇角翘起来,表情似笑非笑:“这么懂的怜香惜玉怎么也不见你找个女朋友。”

黄濑心知是自己失言,其实完全没必要,这么咄咄逼人毫无疑义。他转过头没有去看黑子的脸,不等中间沉默出现,他再次开口转移话题。

“明早几点走?我送你。”

“不用麻烦,明早有车。”

黄濑点点头,从沙发上站起来,“你等我一下。”然后走了出去。


黑子望着他消失的那扇门发呆,没过多久,黄濑拿着之前他落下的书回来了。

“原来是为了这个……”黑子从他手里接过那本书,忽而弯唇一笑:“谢谢。不过不必这么特意跑过来。”

“是吗?我却觉得这个时候最好。”毕竟下次见面还不知道黑子会被派给谁,以赤司的个性,八成会分给跟自己档期完全冲突的某个艺人,黄濑倒不担心黑子会不习惯,毕竟他的后台是社长。赤司对他又一向偏爱。

虽然听起来是个莫名其妙的对话,黑子却意外的懂他的意思。嘴角的笑意渐渐缓和,“说的也是。”

语气里并非没有一丝遗憾,黄濑突然很想在这个时候问问他:你不是说喜欢我的吗?为什么毫无作为?

“黄濑君回去的时候开车小心。”

这么说就是下逐客令了。黄濑已经不记得是从哪天开始他不再期待自己留宿,但他知道绝对不是因为不再喜欢了,因为黑子被他抱的时候仍然会心跳加速。然后黄濑试探性的,上前两步,将黑子抱进了怀里。

再没有进一步动作,因为他的确感觉到了怀里的人胸口陡然加速,已经确认没有必要做的过了。

虽然没有分手炮,至少也有个分手抱吧。黑子在被放开以后是这么理解这个拥抱的。他平视着对面人的肩膀,然后慢慢上移直视对方的眼睛,再次开口:“黄濑君这又不是生离死别,会常常在公司见,以后肯定也会有合作的机会。”


这句话的后半句黄濑也曾经对黑子说过。笠松尚未被调走之前赤司已经有想要黑子替换掉笠松的意图了,黄濑心知不能说服赤司改变想法,却知道赤司不能不顾虑黑子。

“小黑子不管跟在谁身边,我们会常常在公司见面,以后也会有合作的机会。”这是他当时笑眯眯的对着黑子说的原话,当时黑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黄濑以为他会明白,没想到两天后笠松被换走,他身边的助理换成了黑子。

而现在,既然黑子初心未改,能说出这样一番话,那么当时,他也未必不是真的那样想过。

“小黑子真是绝情,以后不能常常见面也没关系吗?”

黑子望着他漂亮的眼睛里无不充斥着遗憾委屈,虽然知道这是这个人的伪装,却也只能感叹只要人长得好看什么表情都不觉虚假。这个人对自己存在与否并不介意,或者说远远不及他口中那样是一件多么让人惋惜的事,他一直都知道。

他摇摇头,“没关系。”

这话说的一如黑子本人往常那样平静淡然,黄濑敛了神色,接着听他道:“黄濑君的身边总要换人的,笠松前辈之前因为黄濑君转影视行业换成了我,以后指不定身边会增加别的助理或者换掉我,这是很平常的事吧。”经纪人从艺人尚未出道开始一直跟着艺人几十年都是有可能的,但是助理就不同了,不止K社,很多经纪公司都会培养针对不同领域的人才在某一段时间辅助艺人,期间多次更换再正常不过。

“……”他说私事,这个人却在说公事……“听上去好像小黑子从一开始就知道有一天会离开我身边一样。”

“当然。”黑子回答的极为肯定。于公于私,都是。

像他这么理所当然的几乎可以算冷淡的态度在黄濑看来似乎薄情的令人发笑,“既然知道又一天会走,为什么还会跟我发生……那些?”他本来想说的是“关系”,但是到了嘴边,自动将此行为扩展开来延伸改造。

“因为我是男人啊,黄濑君也是。”这次的回答已经算的上是果断了,似乎完全没有考虑过,条件反射般的脱口而出,“虽然我这边没关系,有赤司君在,但是黄濑君那边是两个姐姐,是不可能跟我有什么的吧。”

黄濑听的难得傻眼,这家伙一早知道不可能却偏偏不躲,如果换了别人,没有结果的爱情若是提前知道哪里还会这样奋不顾身。

我喜欢你,即便不在一起也没关系。为什么这么酸涩的情话放在他身上竟让人觉得这么帅呢?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