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路过我的理想国。

爱N+C,爱椅苍,爱哲蓉,爱白茶,爱all黑子,爱仙流,ky慎戳。

You wish (仙道彰X流川枫)

4.


瞟了一眼追着仙道背影离开的栗山,松永收回视线落在流川身上。少年稚气未脱的脸上尚未隐去斗志,年轻气盛的模样一如初见。

他伸手敲了敲流川面前的桌面,待少年看向他,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微笑:“如果你将来留在日本打球,无论绊脚或踮脚,这个人都一定会挡在你的面前。”

流川挑了挑眉,想起这人第一次见到自己打球时两眼放光的表情,能得到他如此赞誉的人并不多见,虽然表面上故作不在意,心里却想着有机会一定要会会他口中的那人。


流川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个“机会”会这么快到来。

当天下午正窝在房间午睡的流川被年仅十岁的小侄子岚从床上挖起来以“爸爸不在家没人做晚饭”的名义拉着他打算去外面买食材回来做饭。流川刚起床本来就低气压,但对着这小鬼肉嘟嘟的包子脸拳头怎么也下不了手,想到自己像他这么大的时候每顿饭都是由身为营养师的姐姐精心搭配制作的,而这小鬼在这短短几个月硬是学会了煮饭。心里有点难受,敲了敲小家伙茸茸的脑袋,转身从衣柜里翻出一套外出的衣服。


已近傍晚,夕阳给此时的街道堵上了一层艳丽的光辉,少年眼眸晶亮面容俊美又因个子颀长而引得路人纷纷回头侧目。在他身后不到两米的距离,一个身穿小学制服体型较为瘦弱的男孩子两手拎着满当当的购物袋气喘吁吁的紧随其后。

“流川枫,你算什么舅舅,哪有让自己年仅九岁的外甥拎这么重的东西自己却两手空空的?!”

戴着耳机的流川舅舅充耳不闻。

男孩气的满脸通红,想跑过去踹他一脚,但由于手里的东西实在太重飞不起来。只能郁闷的跟在他身后。


等到街头的球场,前面的人终于停下,松永岚此时已经落后了一个篮球场的距离,他使出最后的力气拎着东西跑过去。这是到家前猜拳的最后一战,谁输了就得拎东西,这是一出超市他在拒绝流川帮他拎东西后提出的方案。然后,他就作死的一路输到了现在。

最后一战,不管怎么样,他都得赢。松永岚两手抱拳,表情凝重,一副英勇就义的架势。至少也要在这一战挽回一点身为男子汉的尊严。

流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甚至没有拿出裤子口袋里的手。

松永岚眯了眯眼,脑海中飞快的闪过之前惨痛的经历,出手的一瞬间他闭上了眼,“石头,剪刀,布——”

话音刚落,他飞快的睁开了眼睛,只见自己肉肉的小拳头前方是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掌,霎时,胸腔里涌上一口老血。

他深吸了一口气,对上那张面目可憎的脸,艰难的咽下心头那口血,缓缓道:“最后一战,规则变一下,三局……两胜……”

流川用眼角扫了他一眼,在他彻底心虚之前重新举起了手。

“石头,剪刀,布——”

剪刀对布,松永岚胜一局。

“石头,剪刀,布——”

剪刀对……石头,松永岚战败。

流川居高临下的望着松永岚万念惧灰的小脸,撇了撇嘴,摘下耳机的同时弯下腰,准备从他脚边接过两袋食材,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轻笑。

伸向拎口的手顿了一下,流川回过头朝声音的源头望了一眼,靠近这边的第一个篮球场上几个年轻男人正含笑看着他们,他心中微恼面上却没表示,拎起袋子对松永岚说了一句:“走了。”


走了几步,没听见后面的脚步声,流川转过身,却见松永岚已经趴铁栏杆上兴奋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是A大的石垣睦!还有R大的仙道彰!舅舅,你快来看!”

流川皱了皱眉,扫了二人一眼,心想我自然知道这两人是谁。


其实不能怪松永岚这么兴奋,他虽然年纪小,但从幼稚园可以抱的住篮球开始,他就受到身为篮球运动员的老爸的言传身教,自然懂得一个优秀且天赋极佳的篮球员是多么难得。

而站在他面前这两位已经是日本高校屈指可数的优秀球员。先不谈已经加入日青队的仙道,今年年仅20的石垣睦是A大藤真健司退役前亲自挑选出的顶替他位置的人,神奈川县的首席控球后卫的位置,他不点头没人动的了。他和同队的长野真人并称“double ma”(两人名的首发音都是ma),这点是松永峻在家里观看比赛考虑战略的时候松永岚坐在旁边所接收到的讯息。 


流川知道石垣睦这个名字是因为队长平川类时常在他耳边念叨,一个队伍里拥有县内最强的控卫和最强的大前锋,以及令这两位心悦诚服的中锋,这就是神奈川县的王者——A大。虽然跟B大这么多年的劲敌,毕竟一次也没有让出过第一的宝座。实力不言而喻。

至于为什么这两人会在同一球场上,流川不知,也没多大兴趣,如果比赛顺利下个星期就会碰上A大,至于仙道,虽然想交手但是并不急于一时。现在他只想回家安顿好外甥。


这么想着,他停在松永岚身上的目光一直随着他的脚步到跟前,外套的袖子被人扯了一下,然后他听到松永岚因为激动而略显尖锐的声音:“石垣睦说,他想邀请你一起比赛。”

比赛?流川皱眉,联赛期间,球队之间私下比赛是违规的,一旦被举报会被取消参赛资格。

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仙道抱着球朝他走过去,对他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不用担心,只是玩一下。”

“……”人都这么说了,战帖送上门岂有不收的道理。


石垣睦站在距离二人不远处的篮筐底下,看着流川放下手里的东西,脱掉外套露出半截雪白的手臂,又见他蹲下身垂着眼重新绑好鞋带,站在他这个地方,居然能看清他下垂的睫毛,对上那人乌黑幽亮的眼睛,突然想起助教的那一句:“……这个7号是今年的新人,叫流川枫,位子是小前锋,上场跟B大的比赛他一人包揽了57分,长得挺好看,有一大票女粉丝……”

脸顿时垮了下来,球队里都是一些糙汉子,出来比赛遇到的也是糙汉子,以前队里的藤真学长已是难得的为脸烦恼的人,眼前这小子竟然敢长得这么好看。今天就让你知道,美人计在球场上是行不通的。

“3 on 3,”石垣睦将球抛给仙道,“我,千叶,荣仓一队,你就和你的小美人一队,绪方给你们。”


听到石垣睦的话,流川下意识瞪向仙道,仙道连连摆手:“不是我叫的。”心里却觉得这小子瞪人都像是在放电,啧。


tbc。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