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路过我的理想国。

爱N+C,爱椅苍,爱哲蓉,爱白茶,爱all黑子,爱仙流,ky慎戳。

You wish (仙道彰X流川枫)

3.



被手里凭空多出来的菜单拉回意识的邻座学长,支支吾吾了半天半个菜没点发了会愣伸出手指戳了戳流川的肩膀。

从胳膊上将脑袋抬起来,由于小世界被打扰流川的面色实在算不上友善,虽然他平日里也是一副“找我最好有要事不然就扁你”的表情。

“什么事?”

榎本优朝窗户的方向努努嘴示意让他往那边看,流川依言扭过头却只看见了三个颜色不一的后脑勺,目光移及黑底红字的球衣上,鲜红的字母R是静冈县王者独一无二的标志,回国第一天他就听说了这个学校的名字。但由于不同县,最近训练加上比赛事情繁多,倒把这个名字给忘记了,今天一见才想起来。

然而流川忘记了知道R大这个名字的契机,八月回国的时候他就曾接到R大抛给他的橄榄枝,条件相当诱人但由于他个人原因推掉了,这件事曾一度让心心念念惦记着他的R大的主教练城崎雄司不止一次的发毒誓:此生不得流川枫,城崎雄司必驾崩。流川本人也因为这件事尚未在国内高校篮球赛上展露头脚就已经在R大校园内迅速火了一把。


见新人难得对某个人保持多看几眼的“热忱”,榎本优心下感叹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王牌独有的嗅觉。然后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口水润润嗓,“这个人呢,是R大的王牌后卫仙道彰,三年生,去年被教练城崎挖进球队的同时顺便带进了日青队,冬季赛后队长麻生咲退役队长的位子肯定是他的。”

榎本优没说的是就在仙道成为R大支柱这一年,S大在县内排名赛仅排在12的位子,那个时候流川枫尚未回国,星野寺还没归队,球队可以说是不堪一击的。

“哦。”

得到的回应是冷淡的,榎本优也不介意,他没忽略到刚刚提到“日青队”这三个字的时候流川眼底一闪而逝的光芒,心想表面上再怎么年少老成毕竟还只是个18岁的孩子,再说这小子臭屁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当他再次将头转向窗边的时候,那桌人不知道讲了些什么,其中年纪看上去最小的金发少年放下手里的橙汁,挪开椅子面朝着这边然后大步走了过来。然后定定的站到了正趴在桌上闭目养神的黑发少年座位边上。

流川在桌上趴的正爽,毕竟刚打完一场比赛消耗了他大量的体力,随后就听到有人在他临近的桌面上敲了两下。他抬起头迎上一双浅蓝色的眼睛,不满的同时发现对方也似乎面色不善,他本就少言,此时跟人家大眼瞪小眼毫无尴尬之意。

结果还是对方率先开了口:“你就是流川枫?”

流川拧了拧眉,“是。”

少年撇了撇嘴,“我是R大的栗山冬矢。”报上名号的时候他脸上多了几分傲气,就名气而言刚回国的流川远不如他,“你从美国回来的?”

这神气活现的,流川这次干脆连眉毛都懒得动了,低下头开始用用吸管吹可乐吐泡泡玩。


一直坐在窗口围观这边的今井龙一见自家学弟碰了个软钉子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背对这边的仙道下意识转身去看,只看见了少年垂下的长睫。余光扫到栗山眼底的火焰,心知这是他单方面杠上了,眼前闪过一幕幕少年方才在球场上的身影,仙道拉开椅子走了过去。

“抱歉,是我们这边失礼,还望见谅。”仙道虽然只比栗山冬矢年长两岁,但在为人处事这方面成熟不止一点点。更何况他知道在不久之后的全国大赛两队一定会相遇,也许还有可能成为彼此的劲敌,如果这个少年仍在球队的话。这么想着,仙道向面前此时正垂眸发呆的少年伸出了手:“你好,我是仙道。”

曾有家杂志对日青年的球员仙道彰作过这样一番报道:在这个每一场比赛每一位球员都只看重得分的运动项目中,极少数的球员会像他一样视球队同等于个人得分,而他却能够用一双完美比例为篮球而生的双手让观众不再仅仅只关注比分,而更加关注球员之间的配合。


而此时仙道那只被无数女记者赞叹过的完美比例的手正停在流川眼前。

流川抬眸,视线落在他的手上,顺着肌理分明的手臂上移,对上一双漆黑的眼睛。对方的眼里含着隐隐的笑意,刚才进来这人也是这副表情,他虽不喜,前一会儿又被跟他一起的这个黄毛挑衅,但他为人并不小气,不想计较,只是……这么点事情还要握个手有这个必要吗?

他不动,他面前的手似乎也没有伸回去的意向,坐在对面的平川猛的给流川旁边的榎本使眼色,榎本优会意,在餐桌低下踢了踢流川的脚。

流川不满的瞪过去,榎本优冲着仙道的方向抬了抬下巴。


一桌人屏息等待。大概是觉得这么拖下去只会更加麻烦毕竟这人似乎没有知难而退的自觉,流川敷衍性的碰了碰对方的手,不料对方抓准时机迅速握住了他一拍即退的手掌。

这只手的触感比看起来要有力量,即便是在美国,拥有像这样一双手的人,就流川遇到过的,一个巴掌数的过来。

流川这才仔细看向这人的脸,大概在美国遇多了身材壮硕面容粗犷的外国人,这幅长相明显不同于以前见过的那些篮球脸,除去某个讨厌鬼以外,说起来,那个光头如果留了头发,大概也是这幅尊容。他想起离开洛杉矶回国前的最后一天,和那人那场极其糟糕的比赛。

他本不是善于隐藏心事的人,几乎是立刻沉下脸,用力抽回手。


对于他突来的甩脸色,仙道也并没往心里去,收回手,礼貌性的将这桌人巡视了一遍,对着从刚才起一直没有示态的R大教练松永点点头,不等栗山会过来,径自回了位。


TBC。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