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路过我的理想国。

爱N+C,爱椅苍,爱哲蓉,爱白茶,爱all黑子,爱仙流,ky慎戳。

他书写情书08

08.
















黑子在病房待到下午三点才走,临走前留下了几本剧情诙谐的故事书。告别了黄濑的家人,黄濑本人送他出来。黑子跟着他往大门外走,结果半路见他转了个方向往地下停车场的方向走,知道黄濑这是要送他,黑子连忙叫住他。








“我要先去书店买书然后再回去,之后我自己坐电车走,黄濑君留下来陪家人吧。”








黄濑倒是没回头,继续往里走,脱口便问:“丸善?”








他如实点头:“是。”








对方随即接话,“那我送你吧,正好我去那边有点事。”








既然是要出门,就没必要开那么显眼的车,大姐的因菲尼迪也在,黄濑是有钥匙的。
















东京的书店不下千家,丸善书店只是其中之一。比起杂货书籍咖啡一体的丸之内书店或是崇洋媚外的Tsutaya书店,黑子更喜欢年代感十足的丸善,尤其偏爱书脊碰到纯实木书柜的瞬间发出的那一声轻“咚”。当然距离学校近也是常来这里的原因之一。黄濑没有停在书店门口反而是找了个停车位黑子就知道这人今天是打算送佛送到西了,倒不是黄濑以前对他不好,也会送他回家,偶尔顺路载他一程,不过像今天这么殷勤反倒让黑子有种黄濑是不是想找他借钱的错觉。








这种想法当然只是一瞬间,黄濑本人这些年的片酬代言费之类就足以养活他的出手大方,而且他在别的项目上有投资这点黑子也是知道的,会找他借钱?开玩笑。








那么还剩下一个原因。今早的黄濑明希的事。








可能黄濑妈妈有嘱咐过要从他嘴里套出话来,毕竟黄濑明希向来嘴巴紧从那边下手毫无希望还会挨顿吼。毕竟男人和男人之间话题无国界嘛。








事实如黑子所料,黄濑妈妈的确让黄濑过来套黑子的话,不过当场就让黄濑给拒绝了。以“人家私事我八卦个什么劲”为由直接了当的推了。








然而黄濑来这边是真有事,送黑子过来是主要也顺便看看夏季电影的拍摄地点。虽然赤司停了他三个月的活动,不过是看着他刚拍完几部片子而接下来这三个月没什么重要安排也就三月底有个东京旅游宣传的广告,而且春季收视一项较弱,完全不影响夏季电影的拍摄。说来也是,赤司征十郎何其精明怎么可能做亏本的生意,不过是小惩大戒而已。








“到这里就可以了,黄濑君去忙吧。”








他一面说着戴好围巾推开门下了车,那边黄濑早已戴上口罩墨镜迈开一双长腿走了过来。








“没事,你在这边看吧,之后给我电话我过来接你。正好我要回学校一趟,下部电影的拍摄地点暂定东区。”








黑子点点头,既然已经被说到这个份上了,也不好拒绝的太果断,虽然他的确是有回避之意。比起一刀两断从此见面分外眼红,还是慢慢疏远比较好。毕竟今后还要在同一家事务所工作,偶尔见面还能相互点头微笑。他指了指东区后山的方向:“树林后面新挖了个人工湖,取景方便,黄濑君可以去看看。”








黄濑诧异的望了他一眼,见他转身忽然从身侧抓住了他的手。








两人皆是一惊,没等黑子开口黄濑率先放开了他。








“你最近……去过学校?”








黑子如实告知:“是啊。”








“常来?”








“偶尔会回来看看。”








一个“去”一个“回”,两人的用词已经足够分明的显示了学校在他们心中的不同意义。黑子朝他摆摆手,“黄濑君路上小心。”
















并非休息日所以校园里游荡的学生并不多,又加上丸善通往东区的是条小路平日行人就少,所以黄濑才敢随便搞两下就过来了。








毕业之后这几年黄濑回到学校的次数寥寥无几,每年的同学会都在外面酒店,因此也没多少机会。又加上他这几年一直在忙……忙?黑子身为他的助理每天与他同进同出甚至比他更累,忙不过是他不想回来的借口。








这所大学见证了他和黑子哲也的相遇相识。他尚未成年已入社会,常年忙于演艺事业朋友的意义对他而言是极为陌生的,以前也有愿意和他交好的同学,再看见他成日里被女生围住之后也渐行渐远。黑子哲也对他而言是第一个朋友。如果他背后没有赤司征十郎的话,可惜没有如果。所以黄濑极少回校,在公司可以当做只是工作,可一旦回来这里他就会想起那四年与黑子哲也的朝夕相处。再拒绝甚至否定黑子哲也这个人以及这个人的感情,他于心不忍。








比起自己的懦弱,黑子哲也完全不同,这个人洒脱面对过去坦然接受未来,比起自己,他真的是要勇敢太多了。








糟糕,突然觉得他有点帅。
















这些年在这边不是白过的,黑子迈着步子一路畅通无阻,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属于佐藤辰雄作品集的书架,其实家里已经有他的全集,只是听说岩波出版社上个月发消息会将他的作品重新编辑再版,又是由佐藤辰雄的孙女佐藤美里亲自操刀,黑子对此兴趣浓厚,特意留意了再贩时间想看看较之上一部有什么不同。








果然在第三排的位置找到了新再版的书,本来想就这么拿去结账坐车回家,不过之前答应过黄濑要等他,黑子望了望后面的阅览室,见还有许多座位空着便拿着书往后面走。








阅览室安静的几乎能听见人的呼吸声,就连靠椅也非常细心的在四脚底部装了软垫防止来回拖动发出声响打扰到客人看书。黑子非常喜欢这里的氛围,其实学校的图书馆也非常安静,只是那边都是年纪相符的学生,而这里,他可以看过各式各样的人。Reading makes a full man,可能他的人生就此难以完整,他也想要尽可能的去充实。
















丸善书店的外观不似Tsutaya茑屋通体透露着艺术气息,整间书店以巨大的落地窗为主,蓝白石柱为辅,层层书架排列整齐,从外就能一眼望到头。








这还是黄濑第一次踏足这里,上大学的时候黑子每个星期至少有五天都会来这里,每次短信或电话他毫无例外都是“我在丸善,麻烦稍等。”所以黄濑对这里是眼熟耳熟脚不熟。








事前就知道黑子在看书前会事先将手机设置静音,以往联系他得到回复通常都是在几个小时后,即便提前说好,他也会常常忘了点。黄濑站在店外透过落地窗顺着层层书架的编号依次往后找,丸善的书架排列设计的极为巧妙,身处店内会被一排排书架晃花眼因而头顶设有箭头指示牌以确保客人能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心仪的书籍,而身处店外的街边又能将整间书店尽收眼底从而吸引匆匆而过的路人。








虽然是人性化的令人赞叹的设计,不过黄濑此时并没有心思去感叹,他的目光正停留在一位站于书架前的年轻男人身上。他看见那人修长白皙的手指顺着书脊依次划过,然后在两本书之间稍作停留,眉头微皱,似乎在考虑改选哪一本比较好。








为什么要为这种事为难呢?想要就都拿走啊。黄濑忽然有种想要买下整间书店的想法。
















一辆黑色讴歌RLX停在这栋公寓楼下已有三小时之久。偶尔会有行人回头望一眼这辆车标低调而车型却深藏野性的车。








面朝北面驾驶座这边的窗户已被按至最下方,驾驶座上的男人以手肘撑于窗框单手支着下巴,一手抽了车钥匙在手中把玩,他的双眼正漫无目的的静静流转,神情是与眉眼不相符的柔和,如果此时他能侧脸望一眼后视镜中自己的脸,绝对会被自己恶心到。可惜他的思想早已飘远,注意点根本不在这。








这些年何曾有过像这样什么也不做保持原样静静发呆几个小时,哪怕赛后休息也从未这么放空过。不过显然他十分享受,等待一个人的同时回忆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所做的事,所说的话。只是三小时,怎么够他细细回忆完。








然后,目标出现了。








他的视野中出了一个身穿浅灰色大衣围着深绿色围巾的小个子男人,即便这人天生存在感稀薄,但是他仍旧能够一眼看到他。他注意到他脸上些微的笑意,虽然不明显,但他仍然能注意到。似乎受到那人脸上笑容的感染,男人的唇角也微微弯起。








那人渐渐走近,脚步有些匆忙,不知是否因为走的略急他的脸色有些红,男人目送着他在距离自己不到五米的地方转上台阶,望着他的背影,男人突然想起来他此行的目的。一下飞机将行李扔给经纪人弗瑞德利卡不顾他在后面大喊“Wait”拿过钥匙就开来这儿了,比起千篇一律的五星级酒店或者令他头痛的注意事项更或者弗瑞德的念叨,这段等待的时间对他而言简直是天堂。他开门迈下长腿,反手甩上车门,快步跟上那人的身影。








就在距离那人几步之遥的位置,男人放缓了呼吸深吸一口气,舌齿轻碰:“哲。”








前方的人顿时停住,转过身的瞬间就被人狠狠抱进怀里。








“好久不见,哲。”








“青峰君。”





TBC。





考虑了一下还是把黄濑放到了前面,因为第三人的出现才发现自己的感情这种剧情不像我的风格心里也隔应。青峰君只能是推进而不是开始。



顺便终于写到青峰君了,超字数了不少,本来明天考试的,但是之前写了几段心痒难耐还是给打出来了✌️下一章还是计划后天或者外后天。单身多年的手速不是盖的。我妈说我弹钢琴如果有打字这么十指如飞酣畅淋漓也就对得起学费了。😂






最后,
睡前看了一遍发现果然奋笔疾书写出来的好多没写清楚,不过大意就在这里了,等09出来的时候一起发。我是因为 明天考试我心里痒才发的,要不一桩事老搁着。大家有什么意见尽管提,我越写越觉得越来越多的时候词不达意。有时候剧情一想就来但是像个成语要老半天😰大家的建议可以促进我写文更快更顺手,说不定有朝一日我写文的速度更够达到我打字的速度😄比方说那个地方用哪个词更好啊表达哪里不清楚啊之类的,虽然不一定完全照做但是我下次遇到的时候会注意。后天见,祝我考试顺利✌️



评论(5)
热度(22)
  1. 有钱任性就是不买韩货的李小草你曾路过我的理想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