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路过我的理想国。

爱N+C,爱椅苍,爱哲蓉,爱白茶,爱all黑子,爱仙流,ky慎戳。

他书写情书07

有人说一章字数太少了,我写东西没有规定哪里算一章,大概就是差不多了该去上个厕所或者吃点东西就打个TBC这样,既然这样我就干脆两章合到一起算了,虽然更新会慢点,还可以少打个标题。


然后发的时候忘了介绍,主CP是黄黑,副青黑。赤黑是隐cp不过我有两年多没写过东西了所以不能保证能写出我想象中的赤司没好意思对他下狠手。不过赤司和黄濑满满都是心计是真的。



07.


我心甘情愿。

黄濑突然想起曾在顶层茶水间无意间听到的对话。

那时黑子刚进公司为避嫌尽量避免上高层,赤司反而有事无事call他上来,黄濑刚好有工作上来找赤司,结果正好给撞见了。倒不是有意偷听,只是这两人关系特殊,他就这么出现不合时宜。

“哲也,老实说我并不希望你跟在他身边,比中岛优秀的经纪人大有人在,若是想历练,我可以给你安排更好的。”

“赤司君明知道我进公司不是为了成为优秀的助理。”

“你以前说过你想要打篮球。我本打算等你高中毕业后送你去美国,有大辉在那边你不用担心没人赏识你的才华,没想到你中途放弃了。”

“赤司君……”

“我深知篮球于你的重要性,我当初为家族无可奈何,可你不同。”

“我心甘情愿的。”

……

每每一想到这里,黄濑的心情就会变的极为复杂。

黑子哲也这个人为他所做的,又岂止只是偶尔探望生病的姐姐帮忙料理他的工作时不时代替他陪伴一下家人几句话能够概括说全的。如果只是他本人,黄濑或许会把他当作家人,朋友。黑子哲也不可怕,可怕的是站在他背后的那个人。

如果说黄濑凉太最讨厌受控于人,那么赤司征十郎可以说是极度厌恶失控于人,或许家教使然,这个男人像是活在21世纪的帝王。不允许任何人的忤逆,不允许任何人的背叛。

如果赤司征十郎当初没有以除非黄濑凉太本人以K社旗下艺人的名义工作否则封杀逼他签约的话,如果赤司征十郎当初没有拿强制收购他投资的电影为条件逼他替换掉笠松的话,如果赤司征十郎没有拿他家人的人身安全逼他接受黑子哲也的话,至少,即便他不会爱上黑子哲也,也会对他真心相待。毕竟陪在他身边超过七年的人屈指可数。


当晚黄濑第一次睡在了如同虚设的客房,黑子睡在一墙之隔的隔壁主卧。

如果换了旁人,在性[]邀请被拒后铁定不可能像这样继续同住一个屋檐下,只是黑子和黄濑之间远远不是一个“性”字代表的。两人睡在一起的次数拼拼凑凑四舍五入恐怕也不足认识的天数的一个零头。况且第二天一早还要赶往医院,不是闹脾气的时候,这是黑子的原话。

黄濑当时听的直愣愣,呆望着黑子拿起手机重新拨回去,转身回了卧室。

电话是桃井打来的,问他这个周末是否需要她的陪同。还说了赤司后天在纽约有个并购会议,今天下午已经乘坐客机飞往美国。

黑子望了一眼墙上的挂历,今天居然已经周三,身为助理终年难得休假所以休息的时间总是过的飞快。

“不用了,我两天前已经回轻井泽了。既然休息日还请好好休息吧。”

“真的不用吗?我这周真没事喔。”

黑子再次拒绝:“真不用,多谢,顺便祝周末愉快。”

那头叹了好大一口气,然后听到桃井略担忧的声音:“哲君也周末快乐。”

等桃井挂了电话,黑子这才关掉通话页面。习惯性的把手伸向床头柜,摸了半天摸了个空,侧目去瞧却发现床头柜上空空如也,这才想起来原本放这里的相框被他前两天顺手放行李箱带那边去了。

原来随身携带的习惯早已根深蒂固,即便两人关系不复从前,多年前和他的相遇仍然是最珍贵的回忆。他又想起刚才在客厅的吻。这人很明显对自己有愧,可惜他并非只是欲望即希望的人。

扑通——

心跳的真快。


第二天一早两个人赶往医院的时候却被告知黄濑明希昨晚忍不住疼痛在凌晨已经完成了手术。两人走进病房的时候黄濑明希麻药刚退才醒不久,她是知道黑子才从轻井泽赶回来所以见到他时感动了好一会儿。

刚坐下没多久,黄濑妈妈说从昨晚到现在都没怎么吃东西便拉着自家的大女儿和小儿子出了病房,倒是没像晨间剧的八卦父母出了门左转直接趴窗上偷窥,是真的跑到楼底下买早餐了。

黑子自然知道这家人打的什么算盘,又不是第一次了,就是做的稍微明显没有水到渠成来的自然。这边黄濑明希自然也懂,不过她此时此刻可没有心思抒发少女情怀,刚退了麻醉浑身僵着不能动又酸又麻,伤口又痛的要死,最重要的是她还穿着医院老土的病号服。

“感觉怎么样?伤口会痛吗?”

如果换了旁人,黄濑明希听了肯定一手术刀飞过去:“你他妈这不是废话,你试试看被戳一刀痛不痛。”可惜对象是黑子,她只会尴尬自己怎么得阑尾炎这么个没出息的病而不是棒子国特产白血病,再不济心脏病也成啊,韩剧里不都是这样发展的吗?男女主角因为某一方得了怪病而爱上对方,越是要死爱的越深。

大概因为她从小身强体壮的,所以她的男主角才没能爱上她吧。

没错,早在几个月前,她就向黑子告白过了。

没有鲜花蜡烛更没有掌声,只是某次家聚的晚饭后她到庭院牵狗准备出去溜溜,看到黑子蹲在狗屋前正在跟Cash握手,然后她在一人一狗的注视下就这么顺势告白了。

黑子不是善于打哈哈的人,只能尽量以轻松平和的态度拒绝了她。

“哲也是有喜欢的人吗?”

黄濑明希会这么问倒不是察觉了什么,只是她好歹也是编辑界的一员,接触到的书籍文字可不止美容美发洗剪吹这一类,小说里常讲一个男人如非有所钟爱的女人,否则对于投怀送抱的女人会拒绝的几率为零。身边的黄濑就是这么个例子。

当然她这么问只存了一半的心思,因为黑子哲也并非如上所诉的男人中的一员,他如果不喜欢便会拒绝,即便温和的个性使然,他的拒绝也不会存半分的犹豫。之所以会这么问总比问他:“哲也不喜欢我吗?”然后得到肯定的结果来的好太多。

然后她看到黑子点点头,说是。

黄濑明希为他的诚恳感到喜欢又难过,心里暗想狗日的谁这么幸运老子好生嫉妒啊。

记忆回拢,她微笑说还好,只是有点饿。

黑子回以一笑:“请耐心等待一下。”


就在黑子待在病房的这段时间,一架自万里之外的洛杉矶归来的客机正降落在羽田机场,一名西装革履的白种男人拎着行李箱脚步匆忙的跟在一高个肤黑头戴鸭舌帽的日裔男人身后。刚出大厅,已有人过来接机。

“欢迎回来,青峰先生。”

男人点点头,脚步未停。

“社长于昨日下午三点去了纽约,预计三天后才能回来,所以由我过来接您,如有怠慢还请见谅。这边请。”说着,以慢半步的距离巧妙的将来人引往停车处。

“没关系,”他突然停下脚步,随手摘下帽子扔给身后的经纪人,“还请代我向黑子哲也问好。”


TBC。


我九号有考试,明后两天就不更新了。快的话10号,慢的话11号更新。

顺便下一章终于可以加上青黑的tag了✌️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