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路过我的理想国。

爱N+C,爱椅苍,爱哲蓉,爱白茶,爱all黑子,爱仙流,ky慎戳。

他书写情书06

06.






此后二人再无对话,到路口的时候黄濑找了个车位停车,顺着这条路口往上走,黑子的公寓就在距离这里不到五百米的地方。


黑子戴好围巾后下了车,见黄濑也跟着下来,他歪着头露出一个不可思议的表情。


“真要在外面吃饭啊?”


岂料黄濑托着腮沉思了一会,然后开口问他:“那外带到你家吃,可以吗?”


黑子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还不到八点。黄濑一家除了黄濑妈妈其余三个动手能力基本为零,而黄濑妈妈这个时候应该在医院照顾黄濑明希,故黄濑回家肯定是吃不到热食的。大学二年级开始黄濑便有了胃痛的毛病,后来工作越来越忙,尤其加班加点的时候时常顾不上吃饭,胃痛就变成了胃病。


买了两人份的寿司,顺便买了点关东煮,黄濑拿了较重的寿司盒,较轻的关东煮落到了黑子手上,到门口的时候黑子却腾不出手拿钥匙,刚要将碗放置窗台时,一只手驾轻就熟就伸进了他裤子的口袋。


开灯锁门换鞋,三件事做得行云流水,还不忘替黑子拿一双他的拖鞋。


“多谢。”


黄濑回以一笑。


这一笑并无深意,仅仅代表的“不用客气”,却因为黄濑很少露出这样的笑容黑子反倒不知如何应对了。


他的思想并不如他给人的印象那么直接简便,或许因为对象是黄濑,他就会忍不住多想。并非他本人故意,这十多年来的习惯,根深蒂固,病入膏肓。


他在黄濑背后拎着东西跟着走进客厅,黄濑对这里已十分熟悉,放下东西后脱了外套甩在沙发扶手上,然后拉开茶几下面的抽屉找出遥控机就打开了电视。


这个时间点几乎都是肥皂剧,没什么让两个大男人看的东西,于是电视开着随便播着某个谈话节目,两个人就着地上的坐垫坐下开始吃东西。


黑子买回来的寿司来自于街角的那家经营多年的寿司店,黄濑以前住在这边的时候经常吃,他虽然喜欢法餐但也很喜欢这家店的寿司。没过多久两人边吃完了,黑子收拾完桌上东西进厨房等着黄濑换好衣服跟他告别。然而等他收拾完黄濑都没过来,他擦了擦手准备出去看看黄濑是否已经离开,结果看到浴室的灯亮了,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告诉他里面的人是在洗澡而不是上厕所。


他望着浴室磨砂玻璃门透出来的光发呆。


在心里默念“是我多想了是我多想了黄濑君绝对不是想留下来过夜绝对不是想留下来过夜”一百遍……


着实不能怪他胡思乱想,更不能怪他这么不淡定,黄濑上次踏进这里还是大半年以前,每次留下来过夜没有一次不是睡过他再走的,好不容易习惯现在清心寡欲的生活,黑子并不想重蹈覆辙。


不管怎样等他洗完澡就赶他走吧。


黑子这么想着,“啪嗒”一声浴室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一只曲线完美肌理分明的手臂先伸了出来,有水珠顺着肌肤淌下来在冷空气中冒着白烟。黑子条件反射般转过身背过去。虽然对这人有了一定的免疫力,可不能保证对这人的裸体有免疫力啊。


“你要先洗澡吗?”


他记得黑子的习惯跟自己做完后的习惯完全相反。老实说黑子在他出来的那瞬间立刻转身让他有片刻的尴尬,没有想过他会在看到自己下半身仅围着一条浴巾的情况下直接来个虎扑,至少也不会像这样直接来个眼不见为净。


黑子正打算摇头,突然客厅传来一阵熟悉的来电铃声。虽然不知道这个时候谁会打电话来,不过此时黑子对这人的感谢之情胜于一切。


他扔下身后的人快步往客厅的方向走。


显然他低估了黄濑这个人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个性,就在他拿起手机正要按下接听的时候,忽然感到背后一具湿热的男性躯体靠了过来,两只湿漉漉的胳膊把他圈在怀中,温软的双唇即刻覆了上来。


曾有小众杂质做过调查,最想被他抱的男艺人以及最想和他接吻的男艺人,黄濑连续三年蝉联榜首,女粉丝的票选的不亦乐乎,仿佛揭晓冠军的那刻会抽取一位幸运粉丝和idol共度春宵一般。


可惜黄濑本人从来不碰粉丝,而黑子本人也并不是他的粉丝。就在黄濑的右手碰到他的皮带的同时,黑子伸出双手抵住他的胸膛与之拉开了距离。


“黄濑君,我心甘情愿的。”






TBC。





评论(9)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