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路过我的理想国。

爱N+C,爱椅苍,爱哲蓉,爱白茶,爱all黑子,爱仙流,ky慎戳。

他书写情书04

04.


听到声音,黑子这才闻到一阵好闻的木香。Gucci 的Rush For Men,温柔又充满挑逗的气味,他虽然不用香水,却也略懂。皱了皱鼻子,尝试着在他怀里挣了一下,没挣开。

“请放开我,黄濑君。”

黄濑挑了挑眉。

见他不放手,黑子抓住他环在身侧的两条手臂略微使力与之拉开了距离。

他似乎变了。虽不见得是好现象。勾了勾唇,慢条斯理的转过身整个人以一种闲适的状态躺进沙发。

“你怎么进来的?”才入住一晚,他可不想居住的地方有安全隐患。

黄濑朝他勾勾手,声音低沉性感,“你过来,我告诉你。”

黑子犹豫了一下,且不说他尚且不能完全培养出对此人的免疫力,此时他也并不想跟他有过多接触。也罢,要面对的逃不掉,他不是会临阵脱逃的人。

脱了鞋进屋,摆鞋的时候看到门口黄濑已经摆放好的皮鞋,他拿着鞋子的手一顿,继而将换下的鞋放进鞋柜后,朝沙发这边走来。

“你电话打不通。”黄濑靠在沙发上,仰视立于眼前的人,语气虽然算不上指责但绝对不是关怀这类的口气。

“休假并不想被人打扰。”一句话免了后面“出门忘了带,”“为什么忘了带?”的挤牙膏式对话,简洁明了,一如这人的本性,并不擅长绕弯子。

未等黄濑开口,他继续追问:“还没告诉我你怎么进来的。”

难得一见啊,这么不欢迎他,此话大有“你怎么进来就怎么出去”的深意,黄濑垂目思考一秒,便将手伸向了他。

来了!黑子几乎是全身戒备的,见他伸手身体已经先于头脑做出了反射,退离了一步。

停在半空的手一僵,下一秒黄濑向前进攻一步握住了他的手腕,一改之前稍显强势的态度,将他拉近一步,仅仅一步,还是他原先距离他的位置。然后手指下滑扣住他的手掌。

出人意料的,黑子这次没有再挣开,反而木着脸等他下一步动作。

他似乎存了势必要跟他摔破罐子抵抗到底的决心啊,不然按照以往的效率早就直奔床上去了。黄濑并非真的想要引诱他,但是这人性质特殊,强不得软不得,他需要慎重去对待。

黄濑抬头望进他的眼睛,是非常干净的浅蓝色,一如两人初遇时的澄澈,只是此时这双眼里藏了许多他一直以来不愿读懂因而忽略掉的东西。不同于以往那些女人毫不遮掩的占有,说爱慕稍显轻浮,说私欲未免有些辜负这双眼了。从前不想读的,此刻他也不想懂。

男人冰凉的手指被染上些许柔和的体温,他不由得将那只手握的更紧了几分,然后用力将眼前人拉近。

因为不愿走近手又被逐步拉远,黑子此时是一副下半身僵立,上半身倾斜的状态,直到他的手靠近男人黑色的皮带,他下意识看了男人一眼,男人此时眉眼弯弯看不出撩人绮思的意味,像是有意取笑他的不淡定,反观黄濑本人,一手支着下巴,另一手扣住他的手靠近下半身,神色自若那叫一个气定神闲。

黑子暗骂自己没出息,他有的自己也有怕什么,于是二人就维持这个姿势僵着足足十秒。

终于,黄濑动了动手,拉着他的手挪了个角度探进西裤右边的口袋,隔着薄薄的一层布料黑子能够感觉到他大腿上传来的体温,紧接着他的手心被塞进一个金属物件,然后手就被拉离了他的下半身。黑子站直身体,摊开手,掌心有一枚黑色的钥匙。

“这里房东似乎是我的饭。”

言下之意不言而喻,对于有心人,美男计的杀伤力何其强大。黑子深知其威力,于是他决定开门见山。

“黄濑君找我有什么事吗?”他出门不过几个小时,黄濑至多不过几个小时联系不上他,若非急事,哪会跑来这么远的地方。黑子更不会自恋到这人老远跑来是来跟自己调情的。

这人还是一如既往的耿直坦率啊,既然他以单刀直入为兵,那他就以水来土掩为将。从口袋拿出手机,翻出一封邮件,放到黑子面前。

“我姐姐明天手术,希望能见你一面。”

邮件是黄濑明美下午四点多发来的,做手术的是黄濑明希。黄濑家基因好因而一双女儿和儿子都生得漂亮,长姐明美和黄濑进了娱乐圈,明希做了美容杂志的编辑,年过28却因为性格挑剔至今未嫁,却对黑子哲也一见钟情。本来一见钟情就容易二见衰,三见掰,不料明希跟黑子接触几次之后反而更加喜欢。黄濑家的每月家聚无不盼着黄濑带着黑子回家。

黑子看到邮件不由失笑,不过做个阑尾手术,搞得生死离别似的。黄濑君对家人总是如此重视。


TBC。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