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路过我的理想国。

爱N+C,爱椅苍,爱哲蓉,爱白茶,爱all黑子,爱仙流,ky慎戳。

他书写情书03

03.


一个小时后,赤司从会议室开完会出来,才被秘书告知黄濑在半个小时前来过电话,说是没能赶在黑子哲也出门前跟他告别。

告别?赤司听到秘书这个用词,特地回头看了他一眼。

“黄濑先生的原话。”

“我可没打算让哲也在那边呆多久。”赤司收回视线,从上衣口袋里拿出私人电话,由于一直在开会所以他将这支私人电话设置了静音。屏幕上黑子传来的邮件已是一个小时之前。

他点开只有短短四个字:“足矣,勿念。”

这四个字不需要他细细去想就能明白其中的意思,只是,其中包含多少意义恐怕只有黑子自己才懂。赤司偏过头吩咐一旁慢他半步紧随其后的特助实渕:“黄濑这事你去处理,不必客气。”


东京距离轻井泽不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此时虽是早春,但这边丛林茂密,已有细嫩的叶苞缀在枝头。黑子在居民区中找了很久,东询西问的总算找到了位置。他拎着行李来到一栋公寓前,久久站立。

看得出来这栋房子有些年月了,黑子从出生开始的头十年都是在这里度过的,后来国小尚未念完妈妈就过世了,再被接到东京直到现在再也没回来这里。一是妈妈过世后并未安葬在这边,二来那家人虽未明说但他寄人篱下并不方便提起回来看看这件事。

黑子从包里拿出钥匙,看得出来是新换的门锁,赤司君说这栋房子一直有人照顾着就是真的有人顾着,否则这十多年的风吹日晒哪还能看。

进屋后黑子对这栋房子来了个简单的浏览,普通两室一厅,即便有人打理还是十分陈旧了,回过头看见自己留下的脚印有些后悔怎么不仔细看看再脱鞋,他望着自己脏兮兮的白袜子发愣。

放下行李后,黑子趁着洗被单的时间列了一张清单,准备等洗衣机工作完去街前的超市买回来,顺便在外面用完餐再回来。

虽然是请的长假,但通常来说也不过5天至多7天,只是赤司君开了口,休多长时间只能自己拿捏了。暂时不用回去是一定的,正好,他也需要一段时间让自己休息。


只是休息,绝非疗伤圣药,黑子深知这点,纵然一年忙碌到头好不容易让身体得到放松他依然在街头的书店找到了容身之处。为避免打扰,他还特地没带手机只揣了个钱包。自身存在感较低让他即便在书店蹭一天的免费书也不会收到店员的白眼,太阳下山之前,他还是很有志气的挑了两本书去前台结账照顾人生意总不好意思真白看。

前台的两个店员显然没注意到他的存在,两个妹子正拿着杂志愉快的交头接耳,看样子估计是出来兼职的学生,脸上稚气未脱说话毫不顾忌。

“我就知道她没有表面上那么清纯,之前说她还是处()女的那个打脸了吧,肯定是想借黄濑君上位。”

“之前跟黄濑君传绯闻的永井小雪还不是,以前不是有报道说过她高中做过援()交吗?黄濑君真可怜。”

“就是,昨天才被拍到两个人去夜店,结果今天黄濑君就被绿了。这也太可怜了吧。”


黑子抱着书站在柜台前,听着两人肆无忌惮的讨论,正考虑如何在不吓到她们的情况下引起她们的注意,结果两个妹子说着说着不怎么的竟然哭了起来。

不知是气的还是伤心的,黑子被她们哭的有些莫名其妙,即使这样,他还是体贴的从一旁的柜台上抽出两张纸巾递到她们面前。

本来想开口安慰几句,还是忍住了,结了账,拎着袋子往外走。顺便绕了一圈去M记买奶昔然后打包点东西回家啃书。


这个季节天黑得早,本想看看时间却发现出门的时候没带手机,他又没有带手表的习惯,只好趁着还有一丝光亮往回赶。此时正是晚饭的时间,公寓其它的住户基本都是灯火通明,黑子站在门口掏钥匙开门,身子还未踏入便伸手摸索着墙上的开关,光芒点亮屋子的瞬间他被一只手略为强势的带了过去,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被人揽进怀里。他大惊。

“你怎么——”

“找——到——你——啦,小黑子。”


TBC。



评论
热度(15)